中秋節送禮

關於部落格
訂做傢俱
  • 15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三舊逆襲成地標 城市發展添動力

  羊城晚報記者 許琛   2009年前後,經歷過奇跡般的發展速度之後,廣東面臨著城市空間不足、土地資源嚴重缺乏的尷尬,這在珠三角地區尤為明顯。   那時,佛山首舉“三舊”改造(舊城鎮、舊廠房、舊村莊改造)的大旗,探索出為全省、全國矚目和贊譽的“三舊改造佛山模式”。緊接著,隨著迎亞運整飾工程在廣州火熱開展,廣州“三舊”改造也進入熱潮。   而今,“三舊”改造已上升為廣東全省的發展戰略。作為國家給予廣東的特殊優惠政策,“三舊”改造太解渴了。在土地資源緊缺的珠三角地區,對利用效率低、佈局不合理、功能不完善的舊城鎮、舊廠房、舊村莊用地進行再開發、再利用,不僅是提高用地效率,騰挪出新的發展空間,而且有拉動投資穩增長、推動產業轉型升級等綜合效益。   除了政府投入,還引導社會資金進入,創新出“三舊”改造的多種開發模式和運營方式。廣東經驗由此獲得國家高度肯定,並開始逐步推廣。此時,敢為人先的廣東改革精神,讓“三舊”改造的概念得到提升。從2012年開始,一個新詞——“城市更新”開始代替“三舊改造”的說法。城市更新可以說是“三舊”改造的2.0版本,除了傳統意義的提升土地資源承載能力,更從城市再造的角度,去優化人居環境、改善城鄉面貌及生態環境等。   親歷   舊村變成文化新地標   曾為廣州名牌的長征皮鞋廠、五羊牌油漆廠、三角牌電飯煲廠,似乎沒有留下太多印記,可能只有一步步運營著這個“三舊”改造項目——國際單位的方勇知道,哪棟建築對應的是哪個舊廠。“這是去年剛剛掛牌的國家級科技企業孵化器,裡面有超過130家高科技企業,都有獨當一面的潛力。”方勇指著其中一棟廠房說。   2007年,當國際單位項目啟動時,方勇多次現場勘查,位於廣州市區的馬務村工業園當時保留著100棟多三四層的舊廠房,早年進駐過長征皮鞋廠、萬寶冷櫃廠、南方橡膠廠、羊城紙箱廠等一批國企“老字號”只殘留廠房,一些更小村鎮企業廠房夾雜其中,與周邊破舊的民宅、出租房等混合而成“雜住區”。這裡粉塵與廢水、噪音充斥,環境污染嚴重,社會治安混亂,建築容積率極低。“連水泥路都沒有,路面都是土石結構。”   在過去的7年裡,伴隨著機器的轟隆聲,馬務村被建設為高端、時尚的文化創意園區。為了讓國際單位內的企業達成更好的融合,作為園區運營方的方勇沒少下工夫——   今年11月11日,園區內舉行企業脫光派對,大影易科技公司市場部的小鄧和同事們慢慢解開亂成一團的十多條紅繩,終於覓得紅繩另一頭的她,她也在國際單位內某家企業上班,平時和小鄧更多的是擦身而過;在方勇的手機里,有個國際單位一期微信群,90多名群友都是各家企業的“老大”。前幾天,群內的一場頭腦風暴,促使三家公司的老總合伙又成立了一家公司。   最令方勇自豪的是,不少企業入駐以來,經營規模每年都以幾倍的速度增長,“一、二期300多家企業,每年貢獻的稅收就有幾億元,以前連100萬元都難”。   這個四期總共涉及40萬平方米的國際單位項目,並非這個文化創意片區的真正“野心”。按照規劃,圍繞國際單位項目的核心區,白雲黃石片區連片開發的“三舊”改造面積將達到4.2平方公里,打造一個巨大的文化創意集聚地和文化新地標。   眾議   市場化運營助力城市升級   沈川文(曾參與廣州多個退二進三、三舊改造項目的企業代表):   “三舊”改造中,企業也能感受到政府的支持力度,很多複雜手續幾天就辦好了,大大增強了企業參與“三舊”改造的信心。而廣東的“三舊”改造開發模式和運營的管理機制方面都有創新,除了早期介入的三舊整改和開發,越來越多商業機構正用獨特的市場運營能力打造個性鮮明的園區。   袁奇峰(中山大學規劃學院教授):   集體用地上的城中村改造、舊工廠等改造是廣東“三舊”改造的亮點,也是和北京、上海等地不一樣的地方,別人有舊工廠改造、舊城區改造等,但一般都是國有土地的改造。因此珠三角“三舊”改造是一種特殊的城市化模式。廣東許多以前的集體用地的建設利用都是低效的,通過“三舊”改造,集約節約利用,提升了土地的效益,增加了廣東土地的供給量,這是一件大事。   許琛  (原標題:三舊逆襲成地標 城市發展添動力)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